分集剧情选择:(剧情已更新到9集)

面具背后第9集剧情面具背后第9集

  余叔暗中去秦家找到继发,继发责怪他既然知道自己是林健斌的儿子,为何不早点告诉他。继发想要去救妹妹,被拦住,继发知道警察局是个折磨人的地方,何况妹妹一个姑娘家,肯定受不了那些苦头的。余叔认为很多事情都要付出代价的,可是继发觉得其他代价都可以,惟独妹妹不行。余叔让他不要冲动,要计划好再行动,才能一举成功。要继发当前一定要演好奕晨,记住自己是林奕晨,并给了他一份奕晨周围各色人物的资料。

  徐继发想去公司上班,觉得自己的身子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珍云嘱咐他一旦有任何不舒服就马上就医。此时,佳敏抱着古筝下来,非要哥哥弹琴不可,因为好久没有听到哥哥的琴声了,眼看徐继发就要露馅了,被走来的珍云要求先去做作业。

  结合奕晨的资料,继发分析理清案件,一一排查身边熟悉人员,秦志豪是得胜集团的董事长,为人儒雅,十八年前与珍云结合,育有一女佳敏。李舒扬是国民议员,正在竞选市长职位,是李云升、李忆秋的父亲,为人狡诈,此人不得不防。李云升是得胜集团的总经理,是弟弟的商业竞争对手。李忆秋是报社记者,为人坦率,也是弟弟的未婚妻。继发最后确定凶手是黄炳坤和背后的人。

  李舒扬告诉神秘人黄炳坤要挟自己,非要所有的股权,当上董事长。神秘人认为黄炳坤野心太大,留着是祸患,必须除掉。但是要设计成黑吃黑,不要让血溅到自己身上。李舒扬在想这个黄炳坤究竟知道多少秘密。

  次日上班,赵霆为秀云的事去找奕晨,继发被认出而动手否认。云升奇怪奕晨竟然还会打人,秦叔也纳闷奕晨什么时候身手变得如此好。

  李忆秋希望哥哥去找奕晨帮忙,可是云升拉不下脸去求这个竞争对手,被妹妹责怪很多男人都这么要面子。继发见很多人很快知道了自己打人的事情,提醒自己一定要倍加小心。

  继发为了演象弟弟,加紧练习弟弟的签字笔迹。孙秘书拿去几个报表需要他签字,他看着天书一般的数字不知道如何是好,只好让秘书再找些资料来,再研究一下。最终的签字让孙秘书刮目相看,已经知道继发身份的孙秘书夸赞继发果然厉害。

  忆秋到警署找到秀云却不能担保救人,遂找继发帮忙。毕竟他的哥哥受恩于秀云的父亲,但是继发很想知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。忆秋讲述了一遍,觉得和自己一般大小的秀云实在太可怜了。只有亲人才能申请为犯人保释,既然秀云是继发的妹妹,也就是奕晨的妹妹。继发反问为何那么肯定继发就是自己的哥哥,忆秋说难道天下哪有两人长得如此一样的人。

  赵霆要求继续查找被杀的原因,被告知已经结案了,为何不早查出来。而且不该去打人查案,警察是维护治安的,不是制造案件的。赵霆被勒令辞职回家反省,赵霆摘下帽子愤然而去,正好碰上赶来的忆秋,按照继发的计策要求郑署长放秀云,郑署长不答应释放当街行凶的凶犯,忆秋非要带走秀云,让他开个价,郑署长索要一万大洋赎金。忆秋欣然同意,立即要和爸爸索要赎金,令郑署长大惊失色,原来她是李议员的千金,于是郑署长立即放人。

  继发巧救秀云,之后致电忆秋让她报道此事给警察施压,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再对付秀云。忆秋对其变化感到奇怪,以前那么懦弱,怎么变成有勇有谋,还敢打架。

  忆秋询问哥哥爱上秀云,是否真的做好了思想准备,感叹爱上一个让自己动心的人也挺不容易的,云升说等她也爱上一个人后就知道了。

  黄炳坤得知秀云已经被放走后很无奈,派人再抓。继发和余叔赶快去找秀云。

本文系剧情吧原创,未经许可请勿转载!转载许可